咨詢熱線

0591-87880019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英語心世界夢 > 學員故事

【GRIT一期一會】哈弗福德學院,王KW的“理想國”

2021-04-20 11:46:24

王KW

2014屆高分學員,SAT2050(滿分2400)

2015年入讀小常春藤之一的哈弗福德學院


王KW的奇礫寄語


費城郊外的一處校園里,鼎沸的人聲穿越過樹林,遠遠消散復又在各處響起。


王KW和他的同學們,饒有興致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學校的物理教授穿著有些不合身材也不合時宜的窄小泳衣坐在特制于高處的板凳上,而他的座椅下面則是一個裝滿水的巨大木桶,不遠處樹立著一個加大版的飛鏢靶子,和高處板凳相連接,靶前幾米外排起長隊,隊伍里的人拿著各式投擲物,有秩序地把手里的東西用力砸向靶子,所有人都隨著砸出的物品和靶心的“親密”程度而起起伏伏,時而是差之毫厘的驚呼,時而是謬以千里的哄笑。而教授在座椅上好似委屈地難以自抑,抱著頭呼喊著:“Help me!Please help me!”但除了換來學生們溫情含笑的注視外,他的境況并沒有改變。

福州英語培訓

嘭!正中靶心!一位女生準確命中了目標,也意味著她按下了教授“命運”的開關,隨著靶心被擊中,教授屁股下的座椅迅速向支撐桿貼合,失去了所有依靠的教授高舉起雙手,好像在凌空靜止了一瞬間后,不可阻擋地跌向木桶的“海洋”,他高舉著雙手,發出了入水前然后的吶喊。


人群爆發出巨大的喝彩、歡呼,被淹沒的教授在短暫的寧靜后從水下一躍而起,炸起的水花在空中翻身打轉四散逃離,教授的雙手依然高舉,但這次是勝利和愉悅的意味,四周的同學紛紛奔向他,和他擊掌擁抱,每個人臉上的笑容都在陽光里活潑跳脫著青春的色彩。


KW也鼓起掌來,像如此這般看起來似乎有些“瘋狂”的舉動在這兩天、在校園的各個角落都會持續上演,原本的寧靜像玻璃一樣被這群年輕人一遍又一遍地敲碎,大家融入其中,但所有人也都知道,瘋過笑過后他們將迎來暗無天日的期末備考,也正因為將無所保留的去努力奮戰,當下便無所顧忌地放肆歡笑。


KW也奔跑著加入到了歡慶的隊伍中,他仰起頭,午后的光灑滿校園的每個角落,喧鬧中他仿佛還能聽見風、枝葉搖晃、花朵綻放和清脆鳥鳴,閉上眼,感受一切的同時,他想著,真好,那個兩年前做下的決定。


這里是費城,是哈弗福德文理學院,是凱維已經深深愛著的地方。

我和文理學院有精神的契合

卡爾頓學院、密歇根大學安娜堡分校、圣地亞哥大學、哈弗福德學院……錄取Offer一個個像雨后春筍般冒出頭來,凱維面前鋪展開的道路上呈現著截然不同的風景,通往各不一樣的未來。


出生在中國的凱維,其實在很小的時候便跟隨父親去往南非,一直在國際學校讀書的他與大部分中國留學生的經歷并不相同。但教育和成長的環境有時候或許也拿不走骨子里的東西,這張帥氣的東方面孔下,還是住著一個黃皮膚的魂魄——有點慢熱的性格,謙遜而低調的作風,他小心地在大部分時候藏起自己的銳利和鋒芒,以防對身邊的人造成困擾。而這也讓他意識到,自己需要一個相對寬松的空間去表達與展現自己,去融入與被接納,所以,小而精的文理學院便成了他較好的選擇。


KW說:“是我選擇了哈弗福德,也是哈弗福德選擇了我。如果你沒有切身的體會,很難理解原來一個人和一所學校之間,竟會有這樣精神上的契合?!?/span>


入讀哈弗福德后,很多事情就和凱維所想象的一樣,全校只有1200名學生,你可能和所有人都似曾相識,不大的校園大部分時間幽靜而整飭,沿著學校的步道一圈圈晨練人的步點常和太陽、鳥鳴一起把你從睡夢中叫醒。

這里很少有需要在階梯教室上的大課,你的身邊或許只有十幾位同學。凱維記得在寫作課上,教授給予他們每個人發表自己觀點的機會,對文章不同的理解就在這樣一次次發言中不斷的碰撞交流,你在課堂中的參與和你在獨立思考中的進步,一點點讓你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但是,和早已知曉會來到身邊的禮物相比,更珍貴的是凱維在哈弗福德遇到的意料之外的驚喜。


我和它簽下了一份“Honor Code”

“我把試卷放進書包里,向老師示意我有事要先離開考場,老師可愛地向我眨了眨眼睛,揮了揮手?!?/span>


“不參加考試了?”

“不,我只是把試卷帶回宿舍去做?!?/span>

“老師不擔心你們作弊?”

“作弊?不存在的,我們有‘Honor Code’?!?/span>


在哈弗福德,你可以把考試試卷帶回宿舍完成,你可以把手機、筆記本電腦扔在圖書館的桌子上自己甩手離開去忙些其他的事,你可以把書包毫無顧慮地放在餐廳的外面,解放自己即將進食的身體……而所有這些聽起來有點“理想國”的事情的發生,都是因為“Honor Code”的存在。


KW說:“每個學校都像一個縮小版的社會,Honor Code某種程度充當著這個小社會的契約,當我們每個學生簽下它的那一刻,就代表我們會嚴格遵守,而學校則會無條件地信任我們對自己的約束。當然,很多其他美國高校也會讓學生簽下類似的行為守則,但文理學院因為它的小,在這條路上可以做更多大膽的嘗試,也讓它的學生看到了更多美好實現的可能?!?/span>


和“Honor Code”一起給凱維驚喜的則是和原先印象中不同的大學老師、教授們。


KW打開Skype,給化學老師發去了語音聊天的邀請,很快就接通了,沒有太多客套的寒暄,凱維提出自己遇到的問題,老師給出自己專業的解答。這是周末的下午,而很多老師們卻好像仍隨時為學生待命。和很多綜合性大學不同,哈弗福德的大部分老師都住在校內,而他們與學生的關系也更為緊密,Skype賬號、私人電話,老師們樂于跟這群年輕人和他們心中的問題“打交道”。凱維半開玩笑地說:“或許也還是因為人少吧,老師們還能在‘問題學生’中找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span>


如今,KW已經在哈弗福德度過了兩年的時光,頭發已經從當初的平頭長成如今劉海都需用發箍箍起的長度,但和頭發相比,凱維覺得自己內在的成長在這片“理想國”里或許得到了更快速的滋養。


標簽

近期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