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熱線

0591-87880019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英語心世界夢 > 學員故事

【GRIT一期一會】卓迅:把夢做得再大一點

2021-04-20 11:41:45

卓迅

奇礫美式私塾托福&SAT高分學員

學習時段:2016年3月—10月


2012年2月27日,《納德與西敏:一次別離》在當時剛剛更名為高地中心(現杜比劇院)的劇場內,摘下了第84屆奧斯卡較佳外語片獎,看起來有些瘦削的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蒂緊握著小金人,在星光璀璨的好萊塢轄地,這個異鄉人說:“當一個國家在政客口中正背負著戰爭、恐嚇、侵犯等一系列非議時,我們在這兒躍過政治上沉重的陰影來講述她那隱藏在脈絡里輝煌的、豐富的、古老的文化?!?/span>


而就在法哈蒂發表獲獎感言的同一刻,在大洋彼岸,當時還是福州屏東中學初一學生的卓迅埋首英語課本。仲春未至,書頁摩擦聲和草木的清香混雜在一起,翻卷著許多少年心中林林總總的憧憬和夢想,但卓迅還無法預見,一場蝴蝶振翅的風暴已經開始攪動。

福州托福培訓

2017年1月末,因為特朗普的“禁穆令”,憑借執導《推銷員》而再次入圍奧斯卡的法哈蒂發表聲明稱自己不會出席頒獎禮,即使例外允許他進入美國。次月,《推銷員》為伊朗再次捧走較佳外語片,法哈蒂并未現身,人們稱他作“戴著鐐銬的舞者”。


此時,卓迅已經人在邁阿密,他如今較為欣賞的電影導演正是阿斯哈·法哈蒂,他在收到寄來的一封封水電繳費通知的同時,也收到了來自艾默生學院電影專業的錄取通知,好像只是很短的時間,他就把夢做得越來越大且通透真實。


這天夜晚,卓迅擺好三腳架,調整好攝像機,按下REC鍵,對著鏡頭說:“I promise you,you will definitely like GRIT.”


這是他寄給奇礫的一封視頻信,是用鏡頭述說的他和奇礫的“電影”故事……


1

Some of us get dipped in flat, some in satin, some in gloss. 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

有些人平庸淺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刹唤浺忾g,有一天你會遇到一個彩虹般絢麗的人,從此以后,其他人就不過是匆匆浮云。

來自電影——怦然心動 Flipped(2010)

一見鐘情的美夢,在氤氳潮濕的霧色里醒來,而夢終究是夢,不是今天要講給大家的故事。


卓迅從了解、試聽到較終決定培訓機構的所有環節都是由他自己獨自操手完成,但提到當初選擇奇礫的較大原因,他無比真實地說:“其實一開始對奇礫也沒有產生非常獨特的好感,但很多相熟的朋友都在這里,經過了解和交流后,我也就這么來了?!?/span>


但日子一天天累積,人和事在路途上踩下的印記把當初的決定施釉燒制,天青色隨光流轉,他們彼此成為彩虹般絢麗的遇見。


結束了一上午的課程,卓迅和大家一起點好的外賣準時送達,6人班的小伙伴們圍坐在一起,打開胃口,放松精神。奇礫托福課上有著大量的互動操練點評,注意力的高度集中只能在午休時間卸下武裝,小小聚餐中他們談天說地,卓迅常常是這種場合的焦點,他喜歡做leader的特質讓他引導著話題的選擇和討論,而他自己說:“和一群與你相似或者完全不同的人一起做夢,那感覺真的很贊!”


“Oh dear!”Olive老師的口頭禪再次響起,對象正是卓迅,初次聽到這一稱呼后的親切感從未減淡,卓迅面帶自信的微笑回應著老師,他知道自己的回答得到了老師的認可。卓迅說他喜歡Olive,喜歡奇礫的老師和班主任,他愛Olive的授課風格,專業細致又鼓舞人心,他也感謝班主任在很多方面對他的照顧和幫助,雖然他自信自己可不是一個讓人操心的孩子。


就這樣,沒有一見鐘情的故事里變得越來越情義深長。

2. I never appologize for how I tried.

我永遠不會為自己怎樣努力過而道歉。


來自電影——爆裂鼓手 Whiplash(2014)

曾經的屏東年段前面,把北大清華視作囊中物的典型學霸,福州一中交響樂團創辦人之一……就是這樣一個身上有著耀眼標簽的少年,竟然是因為在國內太過順風順水、為了挑戰自己才突然在高二決定去美高讀書,自此踏上留學路。但這個讓很多人都猝不及防的選擇也給卓迅自己帶來了一些麻煩,倉促——是他在回憶這一年多來備考申請的較大關鍵詞。更不湊巧的是,英語還是我們這位學霸所有學科中相對較弱的一項。


空降奇礫前,卓迅便為自己規劃報名了托福首考,而考前一周,在他的奇礫托福課程開始不到一個月的時候,意外發生了——??汲煽儾焕硐胱屗a生了棄考的想法。但一直細心觀察卓迅學習進度和情況的Alina卻有不同的看法。


“棄考?我覺得這可不是我認識的卓迅會做的事情?!?/span>


“我是有些猶豫,我覺得自己的詞匯量還不足以讓我獲得我想要的分數,與其去打一場把握不大的仗,還不如用考試的時間多上兩堂課?!?/span>


“是,這次考試可能確實不是一個完美的時機,但托福是一個遞進式的過程,沒有哪次考試會是沒有意義的。既然它出現在我們的備考計劃里,我們為之規劃、努力、奮斗,那走進考場拿出自己的水平,取得應有的分數,找到不足,總結教訓,我們再一起向更高的地方攀登。而且,我覺得你有能力去沖擊不錯的分數,我眼光可準著呢!”


Alina拍拍卓迅的肩膀,:“小伙子,你可以的?!?/span>


這就是卓迅托福首戰取得97分好成績的背后故事,他戰勝動搖、戰勝托福也戰勝了自己,為之后托福過百打下一針意義重大的強心劑。而如今,再提到Alina時,卓迅笑著說:“她真性情,是一位真正的人生導師?!?/span>

3. Robert Frost said,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勞勃佛洛斯特說過,樹林里兩條岔路,我選擇人走得比較少的那條路,那里有天壤之別。


來自電影——死亡詩社 Dead Poets Society(1989)

卓迅在經歷了倉促的語言備考、短暫的美高生涯后,面對上了美本申請的關鍵一關,父母在眾多的名校offer中有著他們心儀的對象,對卓迅的選擇有所希望也有勸說,卓迅承認自己在成長過程中受到了父母非常多且好的影響,就連出國留學的構想也來自他們。但這一次, 這個從小便在音樂和文學上展現出不俗天賦,在打擊樂中跟隨人生節奏,以充沛的想象力熱愛著電影藝術的少年,想在這次拐點上為自己做一次決定,就像這個夜晚擺好攝像機,拍攝給奇礫的視頻信一樣,他暢想著在更遠的未來,能用鏡頭講一個《一次分別》那樣有著雋永震撼的故事,站在某處聚光燈閃耀的舞臺上,感謝自己如今的決定——艾默生學院電影專業,卓迅人生中嶄新的挑戰。


卓迅說:“我在留學路上有自己的夢,現在我想把我的夢做得越來越大?!?/span>

標簽

近期瀏覽: